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黄大仙救世2肖 >

黄大仙救世2肖

葫芦娃药业闯关IPO:供应商存瑕疵

发布时间:2019-06-24 浏览次数:

  近日,海南葫芦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葫芦娃药业”)向证监会报送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4010.00万股,募集资金4亿元。

  葫芦娃药业主要从事中成药及化学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应用范围涵盖呼吸系统类、消化系统类、全身抗感染类等多个用药领域。

  资本观察()通过分析其招股书,发现该公司IPO前进行了一系列股权变更,使得实控人及其亲属获利颇丰,此外其主要供应商也存在一定问题。

  葫芦娃药业在IPO上市前,通过股权变更及分红,使得实控人及其亲戚以极低甚至零成本代价获得百万股,随即两大药房大股东突击入股,从“吃相”上看,似乎各股东以“提刀”之势坐等上市获利。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9月8日,汤旭东(持葫芦娃药业大股东葫芦娃投资40%股份,其余60%股份为其妻子所持)、卢锦华(杨旭东弟媳)和汤杰丞(汤旭东侄子)以2元每股价格分别购买葫芦娃药业400万股、714万股和686万股。

  2017年11月3日,宁波中嘉瑞以5元每股价格购买240万股,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杨旭东为大股东持股67.08%,葫芦娃投资大股东刘景萍持股0.42%,以及其他20%为自然人股东。

  随即进入2018年后,葫芦娃药业迎来2015年以来唯一的一次分红,值得注意的是,其员工持股机构宁波中嘉瑞(葫芦娃药业股东之一)并不在此次分红名单中。

  此次分红中,卢锦华直接获得分红为499.80万元,间接获得分红为749.70万元(卢锦华持杭州孚旺钜德51%股份),累计1,249.5万元;

  汤杰丞直接获得分红为480.20万元,间接获得分红为720.30万元(汤杰丞持杭州孚旺钜德49%股份),累计1,200.50万元;

  汤旭东直接获得分红为280.00万元,间接获得分红为1,708.00万元(汤旭东持葫芦娃投资40%股份),累计1,988.00万元;

  上述三人2017年7月出资购买葫芦娃药业股份时,出资金额为800.00万元、1,428.00万元和1,372.00万元,此次分红所获基本可抵消其2017年出资购买股份的资金,甚至汤旭东及汤杰丞叔侄二人尚有不菲盈余,这期间相差不足一年。

  也就是说,汤旭东、汤杰丞、卢锦华三人,此次分红运作后相当于以极低成本,甚至0成本分别获得400万股、686万股和714万股葫芦娃药业的股份,若发行价格不低于5元/股,则此三人通过此次分红操作,至少可获2000万元、3430万元、3570万元收益。

  为什么以5元/股来估测其预计收益呢?这需结合葫芦娃药业分红后的又一系列的股权操作。

  2018年6月,王琼、阮鸿南(一心堂大股东)和高毅(益丰药房大股东)以每股10.9元价格分别购买葫芦娃药业638.40万股、537.60万股和380.80万股。虽然10.9元相比于汤旭东亲戚三人的购买价格(2元和5元)高的多,但是随后的操作,证明现在加入还是不亏的。

  2018年11月16日,葫芦娃药业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按照每10股转增17.39股转增股份。此次操作后,相当于转增股本前每股价格发生变化,2017年9月购买股价为0.73元/股、2017年11月购买股价为1.83元/股和2018年6月购买股价为3.98元/股。

  2018年12月16日,中证投资(此机构为葫芦娃的保荐机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旗下的100%的持股公司)、金石翊康(高峰为其股东)以每股5元价格分别购买葫芦娃药业600万股、460万股。

  投资机构通常是无利不起早的,毕竟要对其所持的资本负责,到此,可预测其若成功上市后,发行股价不低于5元,毕竟让投资机构充当韭菜的本领不是谁都有的。

  综上,葫芦娃药业IPO前的一系列操作可谓魔幻,此外卢锦华、汤杰丞、王琼、阮鸿献、杨旭东、高毅(为益丰大药房等企业股东)在葫芦娃药业均无任职,外加中保投资、金石翊康,若此次葫芦娃药业上市成功,待这些股东解禁期满时,他们是否会抛售手中的股份呢?若抛售,后续又由谁来填补空位,充当韭菜呢?不过虽说吃相不好,但毕竟资本世界里,何谈和谐。

  据招股书披露及企查查资料显示,2017年葫芦娃药业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为广西南宁红树林中药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树林中药材”),资料显示此公司2016年10月成立,最初注册资金仅为50万元,但其随后的成长可以说让众多新生公司羡慕!

  2017年,在红树林中药材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便鲤鱼跃龙门般的成为了葫芦娃药业的主要供应商。资料显示,葫芦娃药业从红树林中药材采购的金额为2,466.21万元,近2500万元的销售额对于注册资金仅有50万元的初创公司,可谓是天降甘露。

  但为避免关联性交易,2018年红树林药业便被葫芦娃药业从主要供应商名单中除名,其原因为该公司为葫芦娃药业股东汤旭东的表哥吴银林控制。

  没了表弟的帮助,红树林药业2018年的营业额可谓是惨淡至极,并于2019年5月该公司进行简易注销。

  从结果上看,u5888开奖结果。红树林药业似乎只为“葫芦娃”而生,也因“葫芦娃”而去。但是这其中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葫芦娃药业作为营业收入数亿元的药企,其供应商遴选机制是否存在问题?

  遂溪县胜源生物原料有限公司为葫芦娃药业的常年主要供应商,资料显示葫芦娃药业濉溪分公司租用该公司场地并建立药草提取车间、原料仓库、成品仓库等。药品的加工遴选都需要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测。那为何葫芦娃药业不选择在自家建厂,而选在在供应商处建厂呢?目前理由暂无法获悉。

  毫州市中药饮片厂也是葫芦娃药业主要供应商,2018年7月其曾生产的麸炒苍术(批号170223)、苍术(批号170223)被检测出不合格,不合格项目均为含量,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药品被检测出不合格。

  药品直接关系着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所以生产中的每个节点都需要严格把控,而供应商的遴选也显得尤为重要,以确保成品药的安全。从上述资料来看,葫芦娃药业在供应商遴选上尚需努力。

  资本观察()深入分析财报及相关资料,发现葫芦娃药业除股权、供应商问题外其他方面也存疑问,此处篇幅所限不做展开,到底“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的故事中,谁是“葫芦娃”谁是“蛇精”,谁又是韭菜,尚无从知晓。